当前位置:首页 - 文教 - 中美贸易战的实质,中国互联网的未来

中美贸易战的实质,中国互联网的未来

来源: 作者: 2018-07-04

 

           2345_image_file_copy_2.jpg

                                    QQ浏览器截图20180704203133.png

          

编者按:“中美贸易战”的本质是两种发展模式的较量,这既体现在国家层面,也体现在公司层面。超级独角兽小米和美团相继选择香港而不是美国作为IPO首发地,可能恰恰是通过市场行为透露的某种信号。

世界上最大的两个国家,对全球化的看法截然不同。在中国看来,一带一路是所有国家的历史新机会,但在美国看来,这是一场完全不受西方主导的新游戏。似乎中国和中国公司同时迎来了一个重新定义自我的历史时刻。

为此,接招与中国互联网公司出海的代表、APUS创始人兼CEO李涛做了一次深度沟通,请他从一个创业者的角度来剖析当下诡异的国际形势,以及背后的中国机会。是的,这次不谈赚钱,只谈国家大势。

口述/APUS创始人 李涛 采访、整理/接招(itakethat)

APUS是中国最早从一出生就走全球化路线的公司之一。我们用了1年时间成了独角兽,用了3年半时间全球累计用户数破12亿。但APUS做得很好吗?我觉得还是不够好,面临的挑战还是非常大。

但是,还有没有机会?答案是:有,而且这个机会可能比我们看到的所有的机会都要大。

从中美贸易战说起

为什么中美会有贸易战?就是因为中国通过和平崛起达到了世界第二的位置,接下来自然而然就是走向世界第一。

过去两百年,世界经济的核心就是贸易。只不过第一次工业革命之前,贸易战的核心是争夺资源。英国人跟中国人干、跟美国人干、美国人跟法国人干,打来打去,目的都是资源。

到了十九世纪中期,中美签过一个不平等条约,叫望厦条约。这个条约跟之前所有的条约都不一样,因为它开始关注中国市场,不再单纯是资源。随后就是门户开放政策,这个政策不再是以资源为导向的贸易,而是以市场为导向的贸易,所以美国人比英国人更早看到了市场的价值。

二战之后,美国成为世界老大。世界经济中心的转移,本质上是贸易模式的升级。原来以资源生产加工为核心的传统贸易,变成了以市场为核心的贸易模式。结果就是美国如今成了一个3亿人口的经济体。

从消费水平来说,现在美国依旧是全球最大的单一市场,它的GDP世界第一,人均GDP是中国的将近7倍。

再来看中国。过去100年,我们经历过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国家从战争到和平,第二个阶段是从贫困到满足温饱或者是相对富有。中国已经走过了这两个阶段。

接下来第三个阶段,就是成为全球最大的消费国,但只有人民赚到足够多的钱才能去消费。怎么才能赚到足够多的钱呢?一个国家要想迅速成长起来,一定是靠两条腿走路:一个是国内市场,一个是全球化。一个没有足够大体量的国家,是永远不可能成为大国的。当年英国人之所以能够做到很大,是因为它在全世界搞殖民搜刮资源,然后再拿到欧洲卖,但当时欧洲市场太小了。

国内不行靠国外,国外不行靠国内,美国一直都是这样。中国现在到了国内消费升级的瓶颈期,所以必须要靠国外,要走向海外。

这次美国跟中国打贸易战,表面形式是我把我的市场关掉,我心里有底,因为我是全世界最大的单一市场,美国的霸主地位无法撼动。更深层次的目的是试图以贸易战方式遏制中国崛起,特别是针对高科技创新领域,打击“中国制造2025”战略。而中国现在面临的问题是,经济高速增长的时期开始告一段落了,但消费升级的动力机制还没有完全形成。

中国人比美国人强在哪里?

我们新一代领导人上台之后,提出了”一带一路”的倡议,就是向海外市场要更大的增长、要更大的增量市场:第一,引进更多海外资源来满足国内需求;第二,资源进来之后,用国内巨大的生产能力再向海外销售。

为什么要这样?因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人口众多。

过去20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速度最快的20年。我们以2014年为节点,可以看到中国经济发展最快的黄金时代,大概是16年,它分为两个八年:从1998到2006年,以及从2006到2014年。

有一个统计,说从1978到1998年,GDP总量加起来不到1998到2006年这8年的GDP之和。然后再从1978到2006年加起来,不如2006到2014年这8年的GDP之和。这就是中国奇迹,每隔七、八年基本上就翻一番。

但从2014年到现在,我们的GDP更加追求质量而不是速度了,经济进入了一个去库存的时期,毕竟我们之前的产能已经远远超过了我们的消费能力。所以从互联网到传统经济,几乎所有行业都在重整,靠低端复制、拼价格竞争的时代一去不复反了。

十多年前,我们还在享受GDP高速成长的时候,被认为是金砖X国的典型代表。但到了今天,印尼,马拉西亚,菲律宾等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经济发展速度都比金砖X国快,特别是过去8年,都是两位数增速,而且它们的人口基数都不小。孟加拉是1.5亿人口,印尼是2.7亿人口,全都是人口大国。像缅甸,柬埔寨这些长期打仗的国家,也都不打仗了,大家都开始搞建设了。

这些年,越来越多的国家都想明白了一个问题,就是中国为全世界发展中国家走出了另外一条道路。不是意识形态问题,而让所有人都明白了,要想国家强大,第一要务就是经济建设。只要经济发展起来了,就有机会再去搞政治、文化,在世界上才真正有发言权。这是中国带给全世界一个标准样板。

我最近还在看一本书,我们最高领导人20多年前在在福建宁德主政时,出版了一本书,叫《摆脱贫困》,上面写的特别清楚:经济建设就是最大的政治。你看明白了那本书,你就知道他今天所做的一切是有源头的。

中国今天处在这样的一个重大机遇期:一带一路上除了中国之外,剩下国家加起来,大概还有两到三个中国这么大的市场盘子,而且都蕴藏的巨大的经济建设空间。

但在全球化过程中,中国跟美国的逻辑是不一样的。美国的逻辑是,我就是标准,所有人都要向我学习。中国人的逻辑是,我到了你这儿,可以为了你而改。再简单来说,美国人的世界观是:美国的就是世界的。中国的世界观是:世界的就是中国的。这两个有本质的不同。

为什么会这样?因为中国落后了两百年,最终让我们学会了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服务。中国人以前是没有服务意识的,所以才会落后挨打。但惨痛的历史经历让我们明白,中国不是世界的中心,我们必须得围着别人转。

某种程度上,中国现在可能是世界上最具有市场化精神的一个国家,就是凡事以客户为中心。这是我们最大的优势。

中国互联网的两个8年

2014年全世界一共72亿人口,中国网民将近7亿,当年全球网民将近30亿。还剩下多少人呢?大概是40亿没有上网。

这个庞大的群体不用电脑,不用智能手机,不知道怎么上网。他们分布在南美、南亚、东南亚、中东、非洲,甚至东欧,而这些区域又是最近十年经济发展速度最快的地方。

这时候机会就来了。20年前,美国人把互联网这套东西输出给中国,用了8年时间教会了中国人怎么玩(1998-2006),剩下8年(2006-2014)就被中国人打跑了。

1998年到2006年,是中国互联网的第一个8年,这8年最大的特征是什么?是中国本土互联网公司还没起来,在中国有统治力的互联网公司全是美国的,谷歌、亚马逊、MSN、雅虎等等。

第二个8年是从2006年到2014年,这期间BAT真正成为中国互联网巨头,而且它们还能在世界上站住脚。

第三个8年就是从2014年到现在,主要呈现两个特征:一方面国内市场开始沉下去,往下走;另一方面就是走出去、国际化。2013年10月,习总书记正式提出“一带一路”,转年O2O在中国大火。其实这些东西不是大家商量好的,真正起作用的是亚当斯密那只看不见的手。

2014年之前谈不上走出去,因为不存在这样的结构,那时中国互联网还在高速增长,为何要出去?那些年巨头们之所以没有all in出海,其实很简单,它们在享受垄断红利,中国本土的市场足够大,没有全球化动力,没必要出去折腾。

红利有三种:创新红利,人口红利,垄断红利。人口红利本质上是创新带来的,APUS今天走的就是这个,我就是要把中国成熟的模型搬出去,其实是模式创新。

互联网实际上是一个金字塔结构,分为三个层次:第一层结构是入口;第二层是内容;第三层是服务。

本质上,谷歌,脸书,百度,腾讯,360,都是在做入口,不管是安全、工具、社交,核心就是把入口控制住。只要控制住了入口,就可以赚到钱。

第二层结构是内容。PC时代我们看到搜索引擎、浏览器之后还干了什么?就是要做内容,腾讯在这方面就尤为突出。

第三层结构是服务。游戏和视频既是内容,又提供服务。怎么区分呢?关键看钱怎么来。如果是通过广告收费,就跟新闻媒体没区别,它就是做内容;如果是向用户收费,比如视频会员、知识付费会员,本质已经从内容变成服务了。

但在服务的结构里,最大的不是游戏或视频,而是衣食住行。这就是为什么从2014年开始,中国互联网创业都在搞O2O,最终随着移动支付的普及,一下子就解决了O2O最核心的环节,所以我们看到共享单车、网约车,包括美团这样的公司就迅速起来了。

感谢改革开放

谈到这个时代,我们必须感谢改革开放。改革开放前30年和后40年的经济发展状况一比就比出来了。

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今天的互联网创业大潮,也不会有那么多成功的企业家,所有人首先要感谢这个制度红利。我们经常说叫国运,国运本质上就是国家选择了一个正确的道路,即改革开放的路。这是我们今天要感谢的第一件事情。有了改革开放,才有了今天中国成为引领全球互联网发展的可能。

O2O、AI等都是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内容,目的就是对原来的社会生产形态进行一次全新的改变。

传统的模式都会重构。未来我们会发现,流水线上都得用机器人,很多行业都会用人工智能解决问题,人力一定要全部转到服务行业。

但这个趋势还需要很长的时间。所以今天必须要把产能向海外输出,互联网一定会改变一带一路所有国家的经济结构和经济形态,如果中国能为这些国家提供互联网基础设施,那么未来中国公司就会有发言权,这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情。

一个国家从大国要想变成强国,有两件事必须要做:第一是经济总量;第二是文化输出。伴随着美国的经济输出、技术输出,它的文化,比如可口可乐、好莱坞、迪士尼,也都一块输出了。

今天中国周边的很多国家都能看到我们的电视剧,《还珠格格》、《包青天》等等,这就是文化的影响力。一带一路给中国互联网公司带来一个展示中国软实力的机会,如果我们不做,这个机会可能就丧失掉了。

为什么很多中国人喜欢美国?因为美国人在输出经济的时候,同时还输出了它的价值观。从迪士尼动画片到好莱坞电影,全是这种逻辑。我们从十几岁就接受这种文化,现在三十几岁,四十几岁了,已经形成了习惯性接受,很难改变。

所以,未来中国互联网公司出海或者全球化,是肩负更多历史使命的。

既然APUS选择了模式创新,我们得先把模式搬过去、沉下去。我们的路径是,先用我们工具把入口占住,然后才会向上层延伸,比如接下来我们要做的AI、大数据、云,都是从入口到内容再到服务向上层结构延展而考虑的。在这个过程中,同时把中国的成功模式包括文化也输出过去。

创业找准方向很容易起飞,但我的观点是,这个时代选择了我们,并不是我们选择了这个时代。当有这样一个机会摆在我们面前,就去做好这件事。不是只做三五年,而是奔着三十年甚至更长时间去做。

中国互联网的未来,必定同国家的国运休戚相关。我坚信未来十年,中国互联网行业必将成为全球的领导者。今天这个伟大的时代给了我们这样的机遇!最后,我想用APUS四周年庆的主题来抒发我的感想,那就是:潮平两岸阔、风正一帆悬。让我们放手去干,无愧这个时代赋予我们的使命!

(责任编辑:陈强)

返回首页

京ICP备16052111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20207149号 网新许可1012016005
助力乡村振兴 共建美好生活 业务热线:13581516286 邮箱:xcsdnet@126.com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Copyright@2019 by www.sd-crnew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