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消费 - 谁为广东和平违法生产“钢坯”企业撑起“保护伞”

谁为广东和平违法生产“钢坯”企业撑起“保护伞”

来源:中国农村网-乡村视点 作者: 2018-12-24

 

      20180910100522.png

         记者:刘灿奇、左志高报道

为了确保建筑工程质量,确保预应力混凝土用钢材产品质量,原国家质监总局明文规定,自2006年9月20日起企业末取得生产许可证不得生产预应力混凝土用钢材产品,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销售或者在经营活动中使用未取得生产许可证的预应力混凝土用钢材产品。然而,在广东省和平县,一家名为和平县粤深钢实业有限公司的钢厂在没有办理《钢坯生产许可证》的情况下,竟然大肆违法生产钢坯长达10年之久。

钢企无证生产“钢坯”

记者调查发现,被举报这家钢铁公司位于和平县大坝镇石坡村。工商资料显示,钢厂法人为何祖平,注册资本12000万元人民币,注册时间为2011年6月17日。登记机关为和平县市场监督管理局,核准日期2016一03一07,有效期至2018年8月8日。经营范围为钢筋混凝土用热轧钢筋(不含钢坯)普通热轧钢筋HRB400,HRB400E10mm一32mm(直条)销售钢材(依法经批准项目,经相关部门批准后方可开展经营活动)。

 知情人告诉记者,这家企业于2009年9月投产,因其污染、非法占地曾多次遭村民举报,但这并没有影响企业的生产。反而在村民的不断举报声中,这家企业经过几年的发展一跃成为广东省和平县的纳税大户、招商引资企业、县重点保护企业。县委县政府主要领导多次亲临企业现场办公,帮助解决有关历史遗留问题,并要求县环保、电力等职能部门全力技持企业发展。该企业自2011年起,在没有办理《钢坯生产许可证》的情况下,通过回收废旧钢铁炼钢坯,然后生产预应力混凝土用钢材产品,流向市场存在重大安全隐患。

2018年1月15日,记者在知情人的带领下来到粤深钢实业有限公司钢厂实地调查。在钢厂门口记者看到,大门左边正在新建一条炼钢生产线,满载废旧钢铁的外地车辆正排队等待过磅。进入钢厂记者看到,硕大的铁皮厂房内废旧钢铁堆积成山,工人们正在忙碌地将废旧钢铁分类,头顶上巨大的吸盘吸着废旧钢铁往返作业。不远处的炼钢炉正呼呼往外冒着火星及黑黄烟,作业时发出的噪音特别刺耳。因为厂区粉尘污染严重,地上的路面已被染成黄色。记者注意到,刚生产出的钢坯,被汽车运到厂门口过磅后再送往厂内的生产线。

    媒体公开报道显示,粤深钢实业有限公司钢铁产能为每年200万吨。采访中,钢厂门卫给记者出示了近阶段每天成品钢材车辆出库信息,显示最少的一天38车,多的一天50余车,如果每辆车装载按

35吨计算,该钢厂每天生产成品钢材千吨以上。

    记者疑惑不解,和平县粤深钢实业有限公司经营范围明确规定(不含钢坯),为什么该厂何以大肆生产钢坯,是监督不到位还是另有隐情?

记者举报遭市县两级监管部门推诿

    1月16日,记者将调查了解到的情况通过电话举报热线反映给河源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就粤深钢实业有限公司钢厂没有《钢坯生产许可证》是否可以生产钢坯问题进行求证。该局一工作人员电话中告诉记者,市局不清楚,记者最好去广东省局或国家总局查询。作为企业生产经营的主管职能部门,河源市市场监督管理局何以会不知情?

在1月22日的举报回复中,河源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并没有正面回应粤深钢实业有限公司钢厂是否办理了《钢坯许可证》问题,而是建议记者到和平县市场监督管理局了解情况。按照市局的要求,记者再次将情况反映给和平县市场监督管理局。

    4月16日,和平县市场监督管理局稽查办公室工作人员给记者电话回复称,经过调查,粤深钢实业有限公司钢厂的确存在没有《钢坯生产许可证》生产钢坯的情况,企业两台炼钢炉生产的钢坯不够用,有时候也会到外面购买钢坯,他们检查时两台炼钢炉已经停产。如何对企业非法生产钢坯进行处罚却只字未提。

《钢筋混凝土用热轧钢筋产品生产许可证实施细则》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产品生产许可证管理条例》明确规定,企业未依照本条例规定申请取得生产许可证而擅自生产列入目录产品的,由工业产品生产许可证主管部门责令停止生产,没收违法生产的产品,处违法生产产品货值金额等值以上3倍以下的罚款;有违法所得的,没收违法所得;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对于工业产品生产许可证主管部门及其工作人员违反本条例的规定,由其上级行政机关或者监察机关责令改正;情节严重的,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法给予行政处分。

监管部门与粤深钢沆瀣一气?

     自2018年1月接到群众反应,记者就对和平县粤深钢实业有限公司(钢厂)没有生产许可证违法生产钢坯展开调查,并将这一情况及时反馈给和平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及河源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确认证实,然而时近半年有余,和平县粤深钢实业有限公司无证违法生产钢坯的行为似乎从未停止过,两级执法部门均未对该企业做出公开处罚。而蹊跷的是,在整个采访过程中,记者始终未与钢厂人员正面接触,更未将联系方式留于他们。2018年6月8日,一位自称是粤深钢实业公司的王姓负责人给记者打来电话,称要请记者到广东去一趟并给报销往返飞机票。记者疑惑不解,整个采访过程中,记者的电话只向河源市市场监督管理局与和平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公开过。企业负责人是怎么知道记者的手机号码的?难道是监管部门与粤深钢沆瀣一气



(责任编辑:陈强)

返回首页

京ICP备16052111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20207149号 网新许可1012016005
助力乡村振兴 共建美好生活 业务热线:13581516286 邮箱:xcsdnet@126.com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Copyright@2019 by www.sd-crnews.net All Rights Reserved